爱上科技,遇见未来科技园

爱上科技,遇见未来
    TECHYUAN.NET

没有罗永浩发布会,是不是少了点什么?

  在过去的历史上,每年一般都会有两场科技春晚。一个是苹果的发布会,一个是罗永浩的单口相声。但是今年,老罗缺席了。因为他不再用手机了。作为坚果手机的创始人,今年坚果发布会缺席的老罗在发布会结束时受到了特别的感谢。让整个孤独的氛围一下子有了很多悲伤。

  △没有老罗的发布会。

  在今年的坚果新产品发布会上,字节跳动发布了其旗舰产品坚果R2,以及与Smartisan的TNTgo扩展相结合的手机。一个手机一个TNT和两年前差不多。然而,无论他们如何努力奋斗,他们似乎永远无法恢复以前的荣耀和市场关注。

  坚果大会前一周,老罗出现在老机掉头大会上。老罗以广告代言的形式“回归”手机圈,推荐了一些锤子和坚果以外的二手手机。看来老罗已经放下了对手机的依恋,重新站在了用户一边。

  01.

  罗永浩的手机噩梦。

  从国内最红火的英语培训老师,变成了手机。一开始大家都以为是愚人节玩笑。当老罗开始越来越认真地讲这个故事的时候,大家都把笑话当成了严肃的话题。其实老罗之前和雷军、张煌都有过接触,应该就是在这种接触中老罗逐渐树立了自己做手机的想法和信心。但与两家公司当初采取的自下而上的市场扩张策略相比,老罗和锤子采取了高调的起跑线,试图拥有自上而下的市场份额。

  △老罗和锤子。

  但自上而下的扩张策略最大的问题是,手机品牌本身的产品非常好。这部分用户自己改造是非常困难的。而且这部分用户对产品的质量要求比腰以下的更挑剔,对产品有自己的判断。所以锤子手机和目标用户陷入了长期的战略胶着阶段——我可以听听发布会。毕竟在现场发朋友圈带来的社交虚荣心的满足是可以值回票价的,但是如果你想买手机,就等着等吧。

  今天我们要重温老罗的手机之路。老罗有能力做手机吗?这个问题不用问太多,因为他已经用产品证明了。但是老罗有没有能力做一款高端手机,这是个问号。这可能是人类共同的困境。当你置身事外,给出你的意见时,你可以问很多问题,因为你不需要估计专业性,不需要考虑产品实现的细节。当你一头扎进去,你会发现你要面对的问题可能已经远远超出了你的预期和理解。

  罗老是个手机,高射炮太多瞄得太高,也带不下自己目标的嫌疑和问题。被老罗诟病的iPhone,依然是手机行业无法超越的巅峰。用户想要手机能给予的综合性能和社会评价以及文化属性。单纯谴责某一点可以带来流量,但是提升产品能力毫无意义。

  老罗大概是世界上最疯狂的手机产品经理,因为很少有人像他一样对手机的细节表达这么多意见,甚至连他觉得不统一不好看的手机图标等细节都要重新绘制。以一个原本分包重新包装的工作为主线。这种对细节的执念让人尊重,让人后悔,因为浪费了太多时间。

  在更重要的供应链和手机专业问题上,他和伙伴们并没有讲太多精彩的故事。专业性不仅体现在对专业人员的尊重上,还体现在技术领域,代表着一种果断严谨的科学态度。而不是产品经理用审美和自己的喜好来控制产品的方向。比如被各种人群嘲讽的iPhone整齐的幕布,恰恰是其核心技术实力的体现。

  02.

  罗永浩有没有从理想主义者变成摇头摆尾带货的兄弟?

  在这个社会里,保持自己的感情,坚定不移地实现自己的理想,是很难的,代价很大。万一有一天,我们终于要和现实妥协了呢?

  罗永浩说,1980年12月8日晚10点49分,约翰·列侬在纽约公寓前被美国狂热男歌迷马克·查普曼枪杀,此人据称患有精神疾病,年仅40岁。这个故事,在老罗的巡回演讲中,是老罗演绎的。粉丝觉得列侬变了。在文艺青年里,你变了是一个很重要的命题。那么,老罗改变自己了吗?在对深潜原子的认识上,老罗只想不变,他永远是一股难得的向上力量。

  去年4月,老罗的手机业务历史告一段落。今年4月,老罗的第一场卖货现场秀完成。很多人认为这样一个骄傲的理想主义者不应该向现实低头。

  △罗永浩。

  感情行业是否完全脱离现实,理想主义只是做自己的感情,抛弃一切?为什么做直播的老罗要向现实低头?一个真正多愁善感、值得尊重的理想主义企业家,应该保持正确的三观,能够清楚地知道自己在现实社会背景下想要什么。理想主义不应该总是在象牙塔里为所欲为,而应该用自己的力量去建造自己的象牙塔。

  4月,工作人员问罗永浩是什么让你努力的,罗永浩回答:“很差。”直播结束后,他称赞了一篇题为《直播是很多人的梦想,但只是老罗对梦想的执念》的文章他承认自己是为了还债才开始“带货直播”的。

  △现场还债。

  罗永浩的颤音。虽然我们分析了老罗高举自上而下高高在上的营销策略的失败,但我们珍惜这种冲动和努力所代表的心态。现在最大的意义体现在一个带颤音带货的兄弟身上,因为他靠自己的努力提高了带颤音卖货的均价。

  老罗深谙大众传播,深知真诚是一种硬通货,是绝不能被互联网摧毁的。老罗当手机的那些年,曾经不如罗振宇红,但现在回到自己擅长的媒体传播领域,很快又回到了热血里。

  03.

  老罗坚果TNT的想法实现了。

  2018年5月,仍在锤子的老罗推出了坚果TNTWorkstation,这是一款基于SmartisanOS的桌面计算中心,采用“全局手势+语音组合输入”的交互模式。在老罗看来,TNT工作站将重新定义个人电脑,重新定义Office套件,重新定义搜索信息的方式,重新定义即时通讯工具。

  但是TNT看似投射的功能和9999元的定价在网上收到了不少差评。老罗对此回应说,任何一个计算时代到来,总会只有少数人懂。

  △罗永浩。

  在8月20日的夏季新产品发布会上,依然强硬的老罗选择了向现实低头,取消了对TNT使用的限制,不需要购买9999元的TNT套装。屏幕可以自己购买,大大降低了使用TNT的成本。同时,TNT已经成为坚果R1和Pro2S附带的扩展功能,使得坚果和TNT有机结合。

  在2018年的最后一次发布会上,面对越来越少的观众,虽然老罗还是自杀了,不肯承认自己上气不接下气,但是锤子好像上气不接下气。当时老罗说,12月31日所有员工都写了血书,试图搞TNT。然而,在TNT上市之前,坚果、TNT和老罗被包装并出售给字节跳动。

  在今年的坚果发布会上,TNT的升级版和TNTgo的扩张似乎是唯一的亮点。新版升级了远程办公、手机、TNT,并连接坚果手机,让用户获得更便捷的移动办公体验。但TNT的工作模式有些类似同步投影,其生态性和独立性还有待提高,但已经使手机升级为电脑成为可能。

  

*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科技园立场

本文由 科技园 授权科技园发表,并经科技园编辑。

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,保持文章完整性(包括科技园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),并请附上出处(科技园)及本页链接。原文链接:http://techyuan.net/zixun/2020-10-22/49087.html

未按规范转载者,科技园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

栏目推荐

评论

账号 (必填)     密码 (必填)